广告合作邮箱:JAV99HD@gmail.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首页  »   武侠虚幻 »  与主播做爱—-周嘉仪

与主播做爱—-周嘉仪

更新时间: 2019-08-28 15:23:00

我坐在酒吧内,店内已经没有了深夜高亢的气氛,毕竟都差不多天光了,店内只剩下执拾酒杯的酒保,和一二醉酒的人,或卧或坐睡著了;当天亮后,清洁工人就会赶他们走的了。

我也不多留,放下啤酒钱,准备离开;望见有一女子东歪西倒的从一间贵宾房走出来,我被吸引了;望著这女子走向了洗手间,我感到很眼熟,始终喝了几杯酒,一时间我疑惑地抓破头颅也想不起这女子是谁,酒保见了,就走过来对我说:「这妞是TVA电视的新闻报导员周嘉仪呀。」

我擦擦眼睛,再望望酒保:「什么?」

酒保说:「是啊,这美女就是周嘉仪!」

这真是个意外收获啊!我继续问下去:「为什么堂堂一个TVA电视的新闻报导员会在这里,而且刚才看她像是喝了很多酒。」

酒保见有人追问,得戚地答:「哼,这妞因为和男友分手了,晚晚都来我的酒吧,一个人开一间贵宾房灌酒。」

噢,原来如此,难得一位美女如此自毁真可惜呀;电视的新闻报导员来的,应该是努力的上主播台才对,何以会被投闲置散,就算没有口技,靠美貌身材也应该可以上位;想起新闻主播的美女赵海珠,龚伟怡,林燕玲……都是身材十分出众的,我想周嘉仪她……等等……反正……不如……

心中起了邪念,一秒钟后就付诸实行;我对酒保说:「这里有一笔钱。」我手中拿出一叠银纸,已经吸引了酒保视线:「这笔钱我想也有你一日的营业额,我想包起你的酒吧至下午,条件是,在这期间内,除了周嘉仪外,我不想见到其他人,你明白吗?」

酒保的视线未离开过这叠银纸,满口答应我的要求:「没问题!没问题!」我交了钱,也满意地走向洗手间。 在女厕外,我先把门打开一点,从缝隙中可以看清内里的情况;厕所并不是很大只有两个洗手盆及两个厕格,看来周嘉仪今晚醉得很厉害,她连厕格的门没有关上,就在马桶上如厕,当然,这只便宜了门外窥看的我,周嘉仪那鲜红色的「鲍鱼」完全露于我眼前。周嘉仪没有察觉我的存在,她甜美的样子泛红,双眼因酒精的影响而无神,她如厕后清洁下体的动作也因酒意作祟而变得很慢;我看见她的举动,我知道这条大鱼我一定能够品尝。 趁著周嘉仪起身想把内裤穿上的时候,我不慌不忙地走进厕所,周嘉仪也望见了我,她竟然说:「我已经付了酒钱……你还要收多一次钱吗?」周嘉仪真的醉得紧要,自己内裤还未穿好也不知道,甚至把我当成了酒保,我也不知好嬲还是好笑,决定走向她,做点事让她知道我的来意。

「我真的付了钱……咦……你……你想干什么……」周嘉仪被我一推,整个人跌向洗手盆,她定一定神,我已经从她身后揽著她,禄山之爪就抓著周嘉仪的双乳,周嘉仪被吓得不懂得有反应,任由我摸她的乳房;以我的经验看来,周嘉仪的双奶也是一流,隔著她的恤衫和胸围,但搾上去手感非凡,应该是34吋C级左右的尺码,但是不是巨乳对我来说也不是问题,最重要是弹性,搾下去感到弹力及柔软才是好的,周嘉仪的乳房正好带给我这种享受。 被我一下又一下的搾压,周嘉仪才知道来者不善,开始尝试推著洗手盆借力,想把我推开,但她根本使不出力量,反而她的所谓反抗行动,只是激发我使用暴力,用力扭周嘉仪她的乳房,痛得她哭起来,连忙哀求:「呜呜呜……不要啊……不要打我……呜……不要用暴力对待我……呜呜……」


我就改用之前轻柔的爱抚节奏,又在她耳边说:「我不会用暴力,除非妳乖乖合作。」

「你……你想我怎样……」

「干妳!」

可能我说得太过直接,周嘉仪呆了一呆,不过再蠢的人当下身被入侵时,也会明白是什么一回事;周嘉仪不单感到上身乳房被人玩弄,连下身感到热力迫人,像是有一枝保暖用的热水棒抵住在下身!

周嘉仪立即往下望,发现自己原来一直没有穿好裤子,再望清楚,一枝啡黑色的男人性器官就狂自己两腿中间!周嘉仪察觉自己的失算已经为时已晚,在我和她说话时,我已经掏出了我的「弟弟」,而涨涨的它也作好上战场的准备,早就抵上周嘉仪的「妹妹」处亲热亲热。

挫败感如白蚁侵蚀树木一样侵入周嘉仪的内心,尽管她的情人是个有妇之夫,但她是专一的,未有和情人以外的其他男人亲热过,现在她不但被一名陌生男子淫玩,自己的性器官更与这男子的性器官接触,而自己却无力还抗,周嘉仪深深感到自己的无能。

周嘉仪的无能为力就只会显示我的能力,她自己也未发现,她的阴部已经流出一丝丝的分泌,开始黏著我俩的性爱工具;我只是用阳具贴著周嘉仪她的阴部,她的「妹妹」已经流「口水」了,要是我打真军她还得了! 不过我也不急,我先以磨擦的方式缓和周嘉仪复杂的心情;我开始轻轻前后摆腰,阳具在周嘉仪的阴唇上棒来棒往,被电击般的快感立即由周嘉仪的下身涌向她身体每一个角落,甚至隔著衣服,我抚摸著周嘉仪乳房的双手也感到她的乳头怒涨起来,而周嘉仪本身也顶不顺,响起呻吟般的娇声但却在求饶:「啊啊……放过我吧……啊啊……求求你……我会受不了……啊……放开我好吗……啊啊呀……」

对于这样的要求,我当然不会理会,而且加快阳具前后磨擦周嘉仪阴部的速度,周嘉仪分泌淫水得更盛,源源不绝流出,沿我的肉棒及她的大脾流在她的内裤和地上;受不了的周嘉仪甚至弯腰伏在洗手盆,企图抽紧身体阻止快感漫延全身,但她做什么防御措施都是没用的,乘著她阴道的湿润程度,我就用大炮来第一次轰炸周嘉仪的「小妹」了。

「哇!啊啊啊啊呀 ~~~ 太粗啦!啊啊啊呀!你插得我好痛!哇呀 ~~~ 救命啊……痛死我啦!啊啊啊!快……快停!哇啊!我下体裂开啦!啊啊呀!」

周嘉仪的矿洞是被人开采的,这个不用多说,但看来也并不是常常被人采矿,因为矿洞还是有相当的窄度,我的「弟弟」这个矿工也要费一点力气才能钻进去,但一点也不感到辛苦,相当的窄幅才能给予刺激,不用说,矿工已经兴奋得充血,而作为矿工的大哥的我也是开心来不及,又怎会觉得辛苦呢! 被插的一方的感受当然完全不同,但周嘉仪已经无法扭转局势,直到我的阳具钻进她阴道最深处,往她的花心一顶,周嘉仪身体剧烈地震动了一下,上升的热度及兴奋都急速上升,周嘉仪惟一可以做的就是接受自己已经被打败了的事实,理性也被锁在脑袋的一个小角处罢了。 既然攻击了周嘉仪的穴心,是时候进行抽插了;阳具退出周嘉仪她的阴道相当的位置,她的阴肉立即收缩,但的阳具再涌上去,周嘉仪的淫液和的阳具的力量都排除了她阴道的蠕动,阳具再插入去了;周嘉仪只是闭上眼,不断在叫:「不要再插。」但叫声却越来越放浪,越来越发姣,面部的表情也变得享受多于痛苦。 好吧,就让周嘉仪自己试试自己有多淫荡吧!继续我的抽插,却揽著周嘉仪的腰,把她抱起,我就往后移,直至厕格的马桶上,我坐下来,周嘉仪也沉坐在我上面,没有预算到这点的周嘉仪,阴道尽头马上被因体重关系被我笔直的阳具狠狠顶撞,周嘉仪放浪地大叫了一下。

周嘉仪即时用双手撑著厕格的间板,用力把身体升起,我的阳具才第一次脱离她的阴道,但重重的失落已经告诉周嘉仪她自己她的阴道不可以没有了我的阳具,不能自拔的周嘉仪任由欲望操控,再一次沉坐下来,结果周嘉仪只能上下摆动身体,选择被抽插的速度、泄身和快感,而不是是否要停止。

周嘉仪上下摆动,我让她在「观音座莲」下采得自动权,因为我也得到了脱去她上衣的权利,把她汗水沾湿的衣服敞开,把她束缚的胸围解开,周嘉仪的乳房就在空气中随著身体移动而在摇晃;终于有了直接接触周嘉仪双峰的机会,我就把它们握在手中好好玩弄,直接的手感令我确信我估计周嘉仪的胸围尺寸是没有错的,而周嘉仪也沉醉于三点式刺激中:「啊啊呀……很粗壮啊……又要泄啦……啊……啊啊啊……我……我……啊啊啊……」

「想我射妳吗?」我在周嘉仪耳边说。

周嘉仪面红耳赤:「我……啊啊呀……我……啊啊呀……」

周嘉仪还是有最后的保留,我就停止爱抚她胸脯,双手改为捉住周嘉仪的腰,加速她身体上下摆动的幅度及速度,接著花心被几十下连环轰炸,周嘉仪彻彻底底放弃最后的矜持,甚至再攀上了高潮:「要!啊啊啊啊 ~~~ 要……射我……啊啊啊呀……射进我体内……啊啊啊呀 ~~~」


终于征服了这位电视的新闻报导员了,我当然乐于满足周嘉仪她的要求,把阳具抵在她的阴道尽处,精液炮尽情暴射周嘉仪的子宫,周嘉仪身体抖震中把我的种子全部接收了。我放低周嘉仪在地上,让她休息一会儿;发泄了性欲,加上酒气也过了不少,虽然耗费了所有体力,周嘉仪她多少也清醒了一点,她并不敢正视我,像是只等著我离开,但周嘉仪太单纯了,以为我干她一炮我就会满足?别傻了,好戏才要上演。 我扒光了周嘉仪身上所有多余的衣物,拖著赤裸裸的她出酒吧大厅;被人拖行著,周嘉仪害怕得有气无力地求我:「不要再奸我了……我……我已经被你干了一次……放过我吧……」

我把我的想法说出来:「别要傻,在酒吧里当然要饮酒,妳还未陪我饮,我又怎可以放妳走!」但我要周嘉仪她的饮法是不同的;我把周嘉仪抱上吧桌的啤酒器上,勉强支撑起身体的周嘉仪起了蹲下来如厕的模样,我就把啤酒器的出酒处扭向上,对准周嘉仪的阴部,一开掣,金黄色的啤酒柱喷向周嘉仪的下身。

「哇哇……哇哇……」周嘉仪吓得弹起来,但我马上按著她,周嘉仪的「妹妹」只得乖乖地喝酒;我用手指撑开周嘉仪的阴唇,啤酒直接了当冲击著周嘉仪的突起的敏感之处,快感再次袭来,周嘉仪的呼吸又再一次乱了起来。 我见周嘉仪适应了并陶醉于啤酒的喷射攻击,就对她说:「哎呀,小嘉仪饮得一点也不豪迈,酒是这样喝的。」我就把周嘉仪压下得整个人也沉坐下来,啤酒器的管子直入周嘉仪的尿道。

「哇哇哇!痛!哇哇哇!肚子痛!」啤酒喷泉在周嘉仪的尿道内,根本没有空间,啤酒只得涌进周嘉仪的膀胱,一时间,周嘉仪的肚子都微微隆起,周嘉仪不断摇头大叫:「痛死我!痛死我!我的肚要涨爆了!拔走它!我……我什么也愿意做!我什么也愿意做了!」

好,既然周嘉仪已经这样说,我也无需再糟质她,把她扶起,啤酒器的管一脱离了周嘉仪的下身,周嘉仪即时把啤酒挤出来,接著也已经受不了也撤出尿来,冻啤热啤一同撤得满桌满地皆是。 我把周嘉仪她抱落在地上,要她蹲下来在我面前,直立的阳具就在她面前,当然要她的小嘴为我服务;身心受到比之前更大的打击,周嘉仪已经六神无主,我的阳具塞进她的口中,她已经自动自觉为我口交起来。



周嘉仪的「妹妹」喝过酒了,我的「弟弟」当然也要豪饮一番;我拿起花洒型的啤酒器,这种啤酒一般是比较便宜的货色,但我也照样用来喷射在我的下身,啤酒流过我下体的黑毛,沿著肉棒流下,当中不少顺著我的棒子流入周嘉仪的口内,周嘉仪只是一味在舔,她的舌头在棒身一卷,就把我之前的精液加上啤酒混成的精啤喝下,

「纯精液啤酒,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对吗?」

「嗯嗯嗯 ~~~ 嗯嗯嗯 ~~~」周嘉仪没有理我,我都不知周嘉仪是陶醉于喝酒还是为我口交中;我把啤酒洒向周嘉仪的脸部,她也只是合上眼睛迎面接受,秀发、耳蜗、鼻孔、口角、眼睫毛,全都是啤酒泡,不单周嘉仪的面上是,啤酒也向下流满她的全身,像是泛滥的河水淹没了大地一样。

周嘉仪已经把我棒上的精液舔得一干二净,我就双手揽著她的头,要她加快为我口交,因为话明精液啤酒又怎可以没有精液!我要再制造一些出来了:「喂,我的醉美人,新鲜出炉的精啤要来了,准备好痛饮三百杯没有?」

周嘉仪一边口交一边点头:「嗯嗯嗯 ~~~ 嗯嗯……」

「那就好好给我全喝下!」

「嗯嗯 ~~ 嗯嗯嗯嗯! 」

周嘉仪尽把我的新一轮射出的精液连啤酒全数饮下,加上透过皮肤吸收酒精,及早前下体的「豪饮」,周嘉仪真的全身也在喝酒了。

周嘉仪、周嘉仪「妹妹」,以及我的「老弟」也饮酒,我也不可以失威不饮饮酒;把烂醉如泥的周嘉仪放在一张酒桌上,我往她身上舔,周嘉仪她发热的全身也是酒,我可以慢慢品尝。 先是周嘉仪她红红的脸孔,眼皮耳珠上的啤酒被我一一舔去,留下的却是我的口水,周嘉仪只是喘气著,本身的酒意加上我挑起的欲火,周嘉仪像是混身不自在,体温也高得很。 我的舌头向下溜,周嘉仪的乳沟中藏著不少酒珠,我细心地一滴一滴吸入口中,周嘉仪的其中一个敏感之处被玩弄,即时身体颤动起来,对于周嘉仪她的胸脯,我不会走马看花便算,嘴唇在她的乳房上抹过,把啤酒全都扫入口内,直到她的涨硬乳头,我更用舌头来回地舔,作为送酒的花生;这两伙「花生」不同平时送酒的花生,夹杂著周嘉仪的体香和汗水味道,今晚的酒是特别好。 我的口和舌继续往下舔吻,周嘉仪娇嫩的肌肤已经把她肚皮上的啤酒弄暖了,但既是「嘉仪牌」啤酒,我也不会抗拒,把周嘉仪肚上的酒液一舔而尽;被人挑弄著的周嘉仪,呻吟起来,她双手无力搭在我的颈上,似乎想我继续玩弄她,我感到自己也兴起,于是就再把阳具直插入周嘉仪的阴道。

「啊啊!啊啊啊啊……好……啊啊啊……」再受一插的周嘉仪即时兴奋得摊开双手,我就把她的双脚放在我的膊上,双手揽著她的大脾,在桌边前后摆动身体,使阳具能够进出周嘉仪的阴道。


「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你的鸡巴真粗大啊……啊啊啊……」

我的阳具何只是「鸡」,是「鹰」才对,如狼似虎攻击周嘉仪的淫洞,不过周嘉仪的淫洞今晚经历了一次巨棒抽插、一次酒泉射击,还是狭窄得很,肉壁的收缩没有之前的这么厉害,但还是紧紧包著我的宝贝,我阳具每每要抽出,周嘉仪的阴肉却把我的肉棒反吸吮过来。 我托著周嘉仪的奶子,一边操她奶奶,一边运气加强下身的抽送,上身的触电的刺激,再配以阴道磨擦产生的兴奋,令到周嘉仪大吃不消,淫声浪语地叫:「啊啊啊……我……啊啊啊啊呀……干我……干我深一点……不行了……啊啊呀……我很想泄……」

我故意说:「什么……大声一点说妳想要什么吧!」

「啊啊啊啊……系……」被我龟忽然间一下强力顶撞,周嘉仪立即叫道:「啊啊啊……干我……干死我……啊啊呀 ~~~ 再操我入一点……啊啊啊啊……泄……啊呀 ~~~ 啊啊啊……我要爽……」

我又略为不满意地说:「说清楚一点吧……不如妳大叫『我很淫!小嘉仪很淫!干死淫荡的我!操死淫荡的小嘉仪!』吧!」

「系!」周嘉仪听了连忙叫:「我很淫!小嘉仪也很淫!我想你干死淫荡的我!我想你操死淫荡小嘉仪!啊啊啊啊啊啊呀 ~~~」

我这次满意收货了,其实阴阳交合百多回,我也累了,就在周嘉仪的高潮时再把精液一射而尽;被我两次射精入子宫,我也难保周嘉仪不会怀孕……

  也许你喜欢